网购“小便宜”暗藏“大陷阱” 勿因小聪明得不偿失

2017-06-30 08:27 经济参考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网购“小便宜”暗藏“大陷阱” 勿因小聪明得不偿失

借“七天无理由退货”规定买真退假、虚假下单收货写评论就能挣钱、花一元博得价值几千元甚至几十万元商品……这些五花八门的所谓网上致富门道,看似占了网购的“小便宜”,实则得不偿失,有的甚至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半年退货10起

网购“后悔权”带来逆向新骗局

“在阿迪达斯实体店买双鞋,800多,回头在网上找一模一样的才400多。我又在网上买了双,然后把实体店的退了。有人说,网上的是便宜可能是高仿的,我说没事,我把网上买的退给实体店了……”

这个曾经在网上流传很广的段子如今有了“新版本”,不过主角因涉嫌诈骗被警方抓获。

“我刚收到货试了一下,发现这副耳机根本无法使用。”

几个月前,四川成都一名男子向京东客服投诉,声称自己购买的售价5000多元的某名牌耳机存在严重质量问题,要求全额退货退款。京东商城受理了该男子全额退货退款的申请,并根据相关流程将退货商品送至商家检测。

就在商品检测期间,京东商城通过对西南逆向处置中心高值奢侈品退货数据分析发现,该男子先后9次购买同型号耳机,并以同样理由退货投诉。

“我们对该账号的订单进行监控,而逆向返还的耳机检测结果显示非‘厂家产出产品’,我们初步确定该客户涉嫌诈骗,并向成都市新都警方报案。”京东西南区防损部闫建录表示,消费者退回的货品包装盒没换,内部商品却被调换成外形一样但材质甚至触感都很劣质的山寨货。

成都市新都警方接到报案后,通过网侦大队数据锁定了有劣质耳机购买记录、二手网站交易记录和多次京东退货记录的薛某。

4月28日,民警在薛某亲戚家将其抓获,并在薛某家搜到高端耳机和购买小票,薛某对自己以调包方式盗窃耳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第一次很紧张,发现很容易,后来就收不住手了。”20岁出头的薛某在审讯室后悔地说。他用300多元的山寨货,调包5000多元的真货,然后在二手交易平台以3000元的价格卖出,半年获利2万余元。

工商总局发布的《网络购买商品七日无理由退货暂行办法》已于3月15日正式执行。该条例明确规定,网络商品销售者应当依法履行七日无理由退货义务。

“这也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负责该案件的唐鑫警官表示。

唐警官告诉记者,近两年他经办的网购调包诈骗案有增多的趋势,调包的商品以奢侈品和高端的数码设备为主,调包手段大同小异,或是用仿冒品调包正品,或是调包内部零件伪装未拆封的迹象,大都是恶意利用七天无理由退换货规则。

然而,调包行为持续了半年,电商平台为何没有及时应对?

对此,京东西南公司公关部席大伟表示:“京东是一个很大的平台,所有的商品遇到退货,由配送员收回。配送员只要确认发票、物品完好、吊牌都在,就会收货。货品会返还给供货商,供货商发现有问题直接反馈我们,拒绝我们退货。我们也是受害者。”

配送员无法把关真伪,退货评定耗时费力,加之电商每日交易数据量大,电商面对这种逆向新骗局稍显迟钝。

对于消费者担心的被退回的假货会不会进行二次销售问题,席大伟称,消费者七天无理由退回的商品,快递员上门取件后,会被退回到京东逆向处置中心,由专业人员进行严格检测,符合条件的商品会被退回商家,而其他商品则会被销毁,确保不会再流入市场。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规则被恶意利用,伤害的是电商和消费者双方。频发的案件,提醒电商要优化退换货的内部流程设计,缩短检测周期,提升检测水平。同时他还建议,电商可通过暂时冻结退款的方式,预留充足时间鉴定退货真伪。

第一案一审落槌

“刷单入刑”专治“小聪明”

日前,杭州市余杭区法院一审宣判一例“刷单入刑”案。据悉,这是全国首例组织刷单炒信被判刑的案件,组织者李某被法院认定为犯非法经营罪。

2013年2月,李某创建“零距网商联盟”网站,并利用聊天工具建立平台,吸纳会员参与刷单。会员为淘宝卖家,须缴纳300元至500元不等的保证金和40元至50元的平台管理维护费及体验费。案发时,平台有会员近1500名。

记者获悉,李某的刷单平台的流程为:刷单者悬赏任务点,刷手通过聊天工具联系“卖家”接受任务;刷手到“卖家”店铺虚假下单并支付款项,“卖家”发“空包”;刷手虚假收货并给予好评、收取90%任务点,剩余10%被平台抽取;“卖家”将刷手支付的款项返还给刷手,刷单完成。

据此案主审法官俞潇介绍,为避开电商平台对虚假交易的监管,该网站还要求刷手浏览相关商品页面一定的时间,与“卖家”通过“旺旺”就商品情况、价格等进行交流,甚至还有专人向会员提供发空包服务,以完善虚假交易的流程,最后再更换支付方式返还钱款、完成刷单,伪造进行实际交易的假象。

“平台还向没有时间做‘任务’的会员出售任务点,实现另一种形式的牟利。”俞潇说,为维持运转,该网站规定会员必须达到在线时长、刷单量等要求,才有可能在退会时收回之前缴纳的保证金。

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2月至2014年6月,被告人李某共收取平台管理维护费、体验费及任务点销售收入逾30万元,另收取保证金共计50余万元。

通信管理部门还查明,该网站不具备获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的条件。这被法院认定为违反《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

法院一审审理认为李某违反国家规定,以营利为目的,明知是虚假信息仍通过网络有偿提供发布信息等服务,扰乱市场秩序,且情节特别严重。法院当庭宣判,李某因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90万元。连同此前李某因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法院予以并罚,决定对李某执行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处罚金92万元。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曾表示,“炒信”已呈现职业化、专业化等特点,对电子商务健康发展的危害日渐突出。

“过去打击刷单炒信主要靠行政处罚,但罚款上限仅20万元,一些不法商家有恃无恐。余杭区法院第一次将组织刷单者判刑,对刷单炒信相勾连的违法犯罪行为,势必将形成震慑,进一步净化电子商务环境。”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罗浩说。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助理研究员周辉认为,网店经营者要树立正确的“经营观”,“潜规则”或许能带来一时利益,但长远看要靠产品和服务质量。“现在要做的是,进一步提高‘耍小聪明’的违法成本,让商家能够公平竞争。”

转战小平台

“一元购”改头换面变相博彩

号称花一元就能博得价值几千元甚至几十万元商品的“抽奖式购物”平台一度风靡网络,多家大型电商、互联网企业涉足。记者近期调查发现,由于这种“一元购”涉嫌非法博彩,经媒体曝光后,已从一些大型电商平台退出,如网易已关停旗下“一元夺宝”和“一元购”等夺宝类平台,其中“一元夺宝”的官方网站已变更为“易商城”,只有5款商品在售。与此同时,这种“抽奖式购物”转战小平台。记者仅在苹果应用软件商城搜索“夺宝”“一元购”等关键词,就有百余个结果,其中绝大多数为个人开发的应用软件。

记者在随机打开的几个平台发现,曾经的“一元购”纷纷改头换面,许愿夺宝、梦想云购、夺宝高手等名称五花八门。和大平台类似,参与抽奖的商品大到汽车小到充值卡,游戏规则几乎一致,花最低一元钱获抽奖号码,平台按照一定算法揭晓结果。

据记者调查,这些个人开发的小平台为吸引流量花样百出。几个小平台互相合作,拉客户,给佣金,后台操控。记者加入几个玩家QQ群,每天收到上百条信息,群内都是推荐介绍“靠谱”的借贷平台、新出的手机应用软件等。福建网友王先生在玩家QQ群中发布信息称:“夺宝平台要扩大市场,需要客户来玩。如要合作,可开前后台,自己拉人到前台玩,后台操控,每天结算佣金,客户买多少单你就赚多少单。”

过去那些在大平台亏了本的人纷纷转入这些小平台试图翻本。一位长沙网友称,去年在某大型平台“一元夺宝”输了25万元,今年年初发现原来的大平台撤销后,就开始涉足小平台,只求赚钱把贷款还了就“上岸”。

为了筹钱,有的人下载了30多个借贷类手机APP。一位上海网友有35个网贷和高利贷贷款,最近一次以100%的月利率借了15000元。江苏宿迁一名网友因借贷参与“一元购”,拖欠金融贷款逾期未还,以涉嫌恶意贷款合同诈骗被金融机构告上法庭。

“身边人都知道我是个赌徒,已经妻离子散,工作也丢了,每天网贷催债的电话都打爆了。”上海网民陈先生哭诉,现在就想把输的赢回来后就“金盆洗手”。

记者调查发现,这类小平台层出不穷,最低只要花2000多元外包给专业公司搭建个系统平台就能运作。有的平台注册资本仅10万元,官网上却陈列着各种豪车。

这些小平台投资低收益高。在一家名为“五羊夺宝”的平台上,陈列着劳力士镶钻手表等奢侈品,宝马、保时捷等豪车。公开资料显示,“五羊夺宝”是佛山市搜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一元夺宝、趣味限购为特色的专业B2C购物平台。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公司成立于2009年4月,注册资本10万元,由两位自然人股东分别出资5万元成立。记者注意到,截至6月20日,网站上仅宝马7系等4款热门车型已有38.8万多人次参与抽奖,按照每次10元的认购额,这笔收入达到388万多元。

但记者发现,虽然商品包括豪车豪表,实际上玩家只能抽中充值卡、购物卡等低价值商品。从平台显示的中奖名单可以看到,根本没有人中过豪车豪表,大部分都是手机充值卡之类的低价值商品,一些价值比较高的产品一直处于未开奖状态。

“平台初期推广主要靠砸钱引流,当用户达到一定量后,就可以躺着数钞票了。”一位平台开发者透露,此前一些大平台主要通过商品溢价赚差价,现在的小平台商品主要是充值卡、购物卡等容易变现的商品,平台从买卡方抽成获利。

据该开发者介绍,平台先低价买入各种卡,再以卡面价值将卡“众筹”卖出去,从中赚取差价。由于这类商品非常容易变现,商家和黄牛会以一定折扣进行回收,“即便众筹不出去,也可以倒手重新变现。”

多位玩家表示,中奖的手机充值卡和京东E卡可以通过奖品回收变现或对账户充值。一位同时为多个夺宝平台回收充值卡的服务商透露,有的平台规定回收价格不能超过卡面额的一定比例,推广还能取得佣金,根据收卡面值的3%计酬。

通过后台生成大量虚拟用户参与抽奖仍是一些平台惯用的伎俩。“他们会设置定时奖品回收机制,从而加快开奖时间以实现最大盈利。”一位程序员告诉记者,这类产品往往设定内部账号中奖程序,有款“一元购”产品曾出现过一个账号中奖多达232次。

陕西省工商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局长杨宏斌认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一元购”更像是一种博彩行为,而不是正规的交易行为。由于中奖信息并不透明,抽奖环节也缺乏公开公正,其各个环节有可能存在严重的欺诈行为。

据记者了解,“一元购”虽然火热,但几乎缺乏监管。“‘一元购’省略了交易环节,可能是商家规避工商监管行为的一种手段。”浙江省律师协会理事朱炜说,如果无法将其认定为赌博,公安部门也没法管,而民政部门对于彩标和博彩行业的管辖指的是由国家所发行的彩票。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可以参照的法律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但也存在争议。杨宏斌说,由于消费者在“一元购”上花钱所购买的只是抽奖机会,网站方并没有提供实际的商品或服务,不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管辖的交易行为。有奖销售的前提不存在,工商部门无法以有奖销售这个类别进行管理。

专家呼吁,对此类网上变相博彩行为应尽快制定相关管理法规,并对相关平台进行相应的执法检查。“‘一元购’模式符合年轻人的网购习惯,容易在低龄网民中传播,在风险大规模爆发前有关部门应该主动介入。”杨宏斌说。

(记者魏兆阳、陈晓波、张璇、魏董华、梁天韵、薛天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傅昱佳(QF0007)  作者:魏兆阳、陈晓波、张璇、魏董华、梁天韵、薛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