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品折扣接手 北辰试水新业态

2017-06-07 08:42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旧门店业绩不振,上品折扣转型,试水新业务“互联网城市奥莱”。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北辰购物中心北五环店正停业装修,目前该购物中心LOGO已全部换成上品+。上品方面介绍,已全面接手北辰购物中心北五环店商业区域约5万平方米的经营,预计6月中下旬开业。这是上品折扣首次涉足购物中心。然而,业内人士对上品折扣的创新与方向表示认可,但对于最终成绩仍表示有待观望。

接手北辰购物中心

北京商报记者在北辰购物中心北五环店看到,目前北辰购物中心北五环店外部装潢已大致完成,标识已经全部换成上品+,施工人员正在墙面上安装品牌标识。

上品折扣副总裁朱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门店将于本月中下旬正式开业。朱宇介绍,上品折扣与北辰确定合作已有一段时间,在合作确定后,上品折扣将原来亚奥旗舰店搬至北辰购物中心经营,以利用正式闭店整修前的时间和空间并通过经营情况对周边的消费特点进行了解。今年2月,原北辰购物中心几乎全面闭店整修,极少数商户与北辰方面的合同关系将转给上品折扣。据介绍,上品方面已请到了国内一些购物中心高管及招商部人士。据知情人士和周边居民表示,北辰购物中心效益不好,在上品折扣与北辰洽谈转让时,北辰购物中心已出现大面积空铺。

朱宇介绍,上品折扣五年内的新店业绩增速较理想,超过五年的旧店则相对不乐观。北京商报记者统计,上品折扣在北京共有8家门店。公开资料显示,朝阳门店、三里河店、中关村店、来广营店、五棵松店、王府井店等6家门店均为2012年以前开业的门店。朱宇指出,尝试购物中心业态的原因,一是对已有经营现状的突破,另一个也是迎合当前消费升级的趋势谋求新的市场机遇。

折扣店押宝互联网

在上品+购物中心的宣传产品字样中,定位被描述为“互联网城市奥莱”。朱宇表示,目前上品+的设计为奥莱、购物中心和互联网三者形态的结合体。未来门店除引入常见品牌外,还将利用上品折扣的供应链资源,引入品牌的工厂店。上品+还将按品类开出品牌集合店。与大部分奥莱不同,上品+在销售折扣产品的同时,还会上线一定比例的当季新品。

另外,上品+购物中心的业态布局将包括餐饮、娱乐、美发等,经营区域非服装类销售的面积占到50%。

朱宇坦言,在购物中心领域,上品+未见得是商品服务和配套服务最优的,在奥莱当中也并非折扣产品最齐全的,但主打综合优势。从上品折扣门店的更迭来看,尽管此前并未尝试过购物中心,但上品折扣草桥店已初见综合业态。上品折扣草桥店约2万多平方米,有不少休息区和餐饮业态。

朱宇介绍,互联网将是上品+的重头戏,通过大数据分析了周边消费者的消费画像,数据分析将作为招商和业态组合参考;还将推出App,接入24小时客服、在线支付等服务,还将承担新零售的尝试。“上品折扣有意与阿里进行合作,将淘品牌的产品以集合店的形式引入当中,线上线下同质同价,消费者可选择在店购买或线上购物配送。”朱宇透露。

事实上,目前上品折扣的销售渠道包括线下实体店、PC端网站、微信商城以及第三方电商平台。公开资料显示,上品折扣创始人李炎曾担任香港一品牌华北区高管,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给零售行业带来的商品库存压力让李炎将目光转向折扣店,陆续在北京、杭州等地开出多家实体门店。资料显示,早在2008年,上品折扣导购已经在使用自主开发的数据应用终端收集数据以分析消费情况及消费趋势。

跨业态仍存风险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就上品折扣的经营能力和在购物中心新零售的发展现状而言,仍存在风险。

北商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介绍,原北辰购物中心北五环店的区位优势其实非常好,这一购物中心之所以经营不善的原因是在于商业板块在北辰整个体系当中始终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北辰购物中心的经营模式仍偏向于百货形态,以衣帽服饰类商品销售为主。而上品折扣目前的设计不一样,首先折扣店前景比较好,如果辅以多业态经营做折扣型购物中心,方向是没有问题的。但对于上品折扣来说,本身没有购物中心的基因,因此经营情况对折扣品牌的竞争力和整体运营能力要求较高。而随着消费升级以及上品折扣更多还是集中在中端品牌,且不少品牌的可获取渠道逐渐丰富,上品折扣如今的品牌体系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影响力是在弱化。

一家大型购物中心高管也坦言,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模式创新是有必要的,但还得结合自身优势和周边的消费特点。上品折扣的优势在于渠道,而经营购物中心不仅仅是简单的招商和商品的问题,组织和运营能力更是尤为重要。而另一位前百货业人士指出,根据北辰购物中心的地理位置、体量及原有地域消费客层覆盖来看,转型定位成城市奥莱也是可以的,如是定位成新形态的购物中心还需考量体量很难呈现出购物中心给消费者带来的超大空间体验感,即便增加新的体验场景也很难呈现出想要的效果。

而新零售相关的互联网尝试,全国工商联商业地产研究会会长王永平就曾提到,如今零售市场上提的人多,付诸实践的也不少,但有相对可观成果的并不多。新零售试验,考验的是大数据的可转化性。

北京商报记者吴文治郭白玉/文并摄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