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90天的岗位坚守北京联通“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通信保障纪实

2017-05-19 09:50 人民邮电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连续90天的岗位坚守北京联通“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通信保障纪实

古丝绸之路绵亘万里,延续千年,积淀了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5月14~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以下简称论坛)在北京圆满召开。每一次盛会的举办,都离不开通信人的日夜坚守与努力付出,早在2月中旬,中国联通北京市分公司就启动高峰论坛通信保障的筹备工作了。《人民邮电》报记者在论坛前后跟踪采访了北京联通的几位通信保障人员,记录白描了他们的重保工作常态和真实生活故事。他们只是众多重保人员的缩影与代表,正是因为有上千名员工的积极参与与默默奉献,北京联通才能圆满完成重要任务。

1

3

 

4

 

2

 

5

 

故事1 |36岁生日 他在开幕式重保中度过

“用最短的时间来满足客户的一切专线需求,并且要保障论坛期间专线业务的绝对安全与稳定。这是命令,也是使命。”北京联通四区分公司司飞略带疲惫地对记者说。今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这一天刚好是他36岁的生日,他幽默地对记者说:“今年的生日很特别,似乎我就是为这次论坛而生的,或许这也是缘分。”

司飞所在的部门是客户支撑中心,也是任务最多的部门之一。司飞说:“自从2000年毕业,我就一直在北京联通四区客户支撑中心工作,虽然所在的部门名称变了又变,但工作的内容却还是一样的,就是为大客户提供数据专线业务的服务。”

用司飞的话来讲,本次论坛通信保障工作最大的特色在于高效、安全和稳定,他们始终都在恪尽职守,在最有效的时间内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为了这次重保工作,司飞和其他同事一样,24小时都要在一线现场不能回家,他老婆告诉记者:“他加班是常态,半夜三更回家,我都习以为常了。”有一天晚上,司飞九点多到家,女儿还没有睡,就惊奇地问司飞:“爸爸怎么这么早回家了啊?快去加班吧!”

司飞的个性在于“恨活儿”,就是必须把手头的工作全部搞定,或者整体告一段落,再去考虑吃喝拉撒。紧锣密鼓干活儿时经常想不起来吃饭喝水,所以他的同事有着急上火的,嗓子发炎的,感冒发烧的。他告诉记者:“我有时候干着活儿想去厕所,可手里活儿没弄完就想先忍忍,结果忍着忍着就没了。”

当记者问司飞怎么给自己减压时,司飞说:“回家看到我女儿可爱的小脸蛋儿,就是我最好的减压方法,只可惜就是陪她的时间太少了。”司飞是一名党员,早在2003年时,他就是唯一一个进入“非典”重度污染区的员工,据他回忆,在进入污染区之前,医护人员让他给家打个电话。他说,那一刻的心情,这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故事2 |十年工作他并没有“痒痛之感”

最近的每天清晨,赶在日出前,葛灏就已经开车行驶在路上了,40分钟后,他来到国家会议中心,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葛灏说:“为了躲开早高峰,也为了能够第一时间接受客户下达的订单任务,我每天都要保证第一个来到场馆。”为了保障通信工作正常运转,有时候他要住在单位办公室,甚至13日这天他干脆就住在了开会场馆的机房内。

葛灏今年刚过而立之年,在北京联通四区分公司运维部工作。“到今年6月,我在联通就已经工作整10年了。都说‘7年之痒’,可是我似乎更爱自己的工作了。”葛灏为人也特别豪爽,同事们都说和他在工作中相处起来,毫无压力。

本次通信保障工作中,葛灏负责公司管辖范围内所有保障工作总体安排部署,包括国家会议中心以及13家驻地酒店。“工作量很大,各专业人员遇到的任何问题都需要我来协调,而且有些东西需要靠我的经验提前预判问题,为各专业人员预先提出需要注意的事项。”葛灏说,“从今年2月开始参加本次保障工作,吃饭的时间基本无法保证,中午一般都是随意买一个煎饼充饥,忙起来更是没空喝水。”

十年来,葛灏为“出席”每一次重大会议活动通信保障工作而感到自豪。他说:“十年前,刚进入北京联通就有幸参与了2008年奥运会通信保障工作,后来我就一直参与到了重大活动的一线工作,工作十余载,也见证着我国快速发展的复兴之路。”

在采访结束前,葛灏告诉记者,虽然工作10年没有“痒痛之感”,不过工作忙完后,他都要第一时间回家好好陪陪孩子。他说:“参与这次保障工作以来,基本没时间顾家,两个孩子大的5岁,小的11个月。5月11日夜里,小女儿高烧40度,12日一早我却要前往现场指挥保障。没法照顾孩子,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故事3|韶光易逝 他用满腔热血换青春

曲晓松在北京联通工作17年了,他21岁时进入联通客户支撑中心工作,把人生最青春的岁月献给了通信行业。曲晓松说:“我是服务工程师,尽管国家大型会议活动的通信保障工作历经多次,但是这次高峰论坛的任务之重、时间之紧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次网络搭建和运维主要是由北京联通系统集成中心牵头,曲晓松主要负责提供技术支持工作。在网络搭建完成后,曲晓松还要完成验收测试工作。他说:“这个工作比较辛苦,因为要对功能、性能等进行全面完整的测试,要对发现的问题提出整改建议,相关部门根据报告对网络做调整。”

到了最忙的时候,曲晓松基本上都是在凌晨2点多钟才能吃上晚饭。与其他部门一样,曲晓松和他的同事们吃饭的时候,嘴里还不断地念叨着接下来的工作怎么开展。“5月12日开始,我基本上每天晚上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因为这次重保工作专用平台覆盖面广、功能全,这就要求我们保证工作的高质量。”曲晓松说道,“承担这次通信保障工作,一是靠平时的技术积累要跟得上,在关键时刻才能不掉链子;二是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平时经常参加各种通信重保工作,也都有心理准备。”

如今,38岁的曲晓松已经参加过几十次大型会议活动的通信保障工作了,例如亚欧论坛、中非论坛、世锦赛、国庆阅兵等。从给新闻中心提供通信保障服务,到为BIMC提供技术支持,再到为鸟巢做好排查疑难故障技术支持,曲晓松不断践行着中国联通员工的工匠精神,将自己的满腔热血投入到通信工作中,当记者问他把青春献给了通信事业是否后悔时,他说:“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间,40岁将至,不过倘若还有第二次青春,我还是愿意来陪通信业再走一遍。”

故事4 |为了“一带一路”他把机房当成自己的家

“他从年后到现在已经连续工作将近三个月了,一天也没有放过假。”“前两天,他发起高烧,没想到输完液,拔了针管又跑去了会场通信保障一线。”“会议保障演习那一天,他在岗位上一干就是七、八个小时,有时候吃饭也吃不上,更不能喝水,因为喝水会上厕所。”

这些声音来自于解晋东的同事们,每次谈到解晋东的工作作风,同事们总是为这个老班长为之动容。解晋东是北京联通怀柔分公司大客户支撑班的班长,记者所看到的他个子不高但模样有几分英气,皮肤黝黑,头发凌乱,同事们开玩笑说:“他好几天才洗一次头,真的没有那么多功夫花在梳洗打扮上。”

解晋东之所以这么忙,是因为雁栖岛会议中心的通信保障工作。怀柔联通运维部经理朱建文告诉记者:“为了抢抓客户订单,落实好客户需求,解晋东的电话要保持24小时畅通,并且有急事发生,不分昼夜要随叫随到。”同时,其他同事则告诉记者:“虽然电话24小时保持畅通,但是解晋东的手机通话占线是常有的事儿。”

为了高峰论坛的顺利举行,解晋东和其他同事一样,无法把家庭放在首位。一天,他老婆受伤,解晋东第一时间把老婆送到怀柔医院,在确诊没什么大碍后,他们回到家。谁知晚上九点半,他们刚一到家,客户的订单也随之赶到,解晋东立即向妻子解释情况又赶赴了保障工作一线,一忙就是凌晨一两点。

在得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要在怀柔举办以来,解晋东和他的同事积极行动,加班加点,期间又赶上北京国际电影节在怀柔召开,他们的工作更是忙上加忙,成为“工作达人”。

在采访中,解晋东语重心长地告诉记者:“个人生病是小事儿,但是倘若重保出了问题,那就是大事儿,暂且先舍小家为大家吧。”

故事5 |一天一座山 陪伴他的是大山信号

“这次不是‘大王’叫我来巡山,作为部门里最年轻的小伙子,我主动请缨,参与到此次通信保障工作当中来。”北京联通怀柔分公司网络维护中心的王依山从今年3月到现在已经不知跑了多少座怀柔的山了,“为了保证论坛期间信号畅通,保证整个怀柔片区的手机信号满格,我们不得不每天爬一座山,上山和下山的时间加起来得五、六个小时。”

记者眼中的王依山皮肤黝黑,脸庞英俊。他2014年毕业就来到怀柔联通,今年已经是他工作的第3个年头了。谈到通信保障工作的不容易,刚过完26岁生日的王依山告诉记者:“我原本在大学是学人力资源管理的,基本上算是文科,刚来到单位的时候,对这些技术活两眼一抹黑,在前辈们的帮助下,渐渐才开始能上手工作。”

在这次高峰论坛通信保障工作中,王依山值守的是雁栖岛会议中心通信机房,这也是本次论坛通信工作的重要值守点。工作当中,组织要求员工原地待命,不可随意走动,要时刻紧盯手头工作的进展情况,王依山主要负责的是移动网络优化,保障手机信号畅通,这就更不能擅离职守。

“工作开始后,我们必须在原地待命,因为随时可能会出现意外情况,所以饭点我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喝太多水,主要是避免上厕所。”王依山告诉记者,“双鱼座的我有时候也会很敏感,工作实在太累的时候,也有想过放弃,不过咬咬牙再长的路也就走过来了。”当记者问到王依山是否单身的时候,他很幽默地告诉记者:“我现在仍然单身,不过我名字是‘依山’,就暂时依靠大山,让大山信号作为我的陪伴吧。”

故事6 |迎风顶沙 负重三十斤步行半小时

5月5日是立夏,但当日大风沙尘齐聚京城,8~9级大风带来降温的同时也使全城空气质量直降到严重污染水平。

但是北京联通怀柔分公司员工朱洪涛如往日一样,仍需要步行半个小时进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通信保障工作现场,他背着三十斤的工具包,顶着风沙,感觉肩上的工具包比以往要重得多。

来到工作现场的客户响应中心,虽然外面凉气沁骨,而朱师傅则是满头大汗,豆大的汗珠早已打湿了身上的工作服。在采访中,朱师傅告诉记者:“我们主要负责客户订单,客户需要我们装几部电话、电话装在哪里都是临时通知我们,我们还要在规定时限内完成。”

在高峰论坛到来前的这一周,朱师傅已经安装了100多条电话专线了,每天平均要完成20部左右的电话安装。固网专线、电话安装看似是再普通不过的工作任务了,但是时间紧、任务重的工作节奏还是让这位年近50岁的朱大哥有点儿吃不消。“其实工作忙起来,还是挺对不起家人的,前些天家里有位亲人离世,这位亲人一直对我很照顾,两家关系也处得很好,结果离世前也没有能去看一眼。”说到这里,朱大哥还是激动不已。

与安装工作相比,如何布线,如何在既定的程序上进行改进,如何平衡客户需求与实际困难之间的关系,对朱洪涛来讲更具工作挑战。不过,在采访结束前,朱大哥这样告诉记者:“我是一名党员,在工作中我要发挥先进作用,当然,在政治任务面前,党员示范性作用应该得以更多显现。对待大型会议活动,我们更应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上。”

风雨无阻,是怀柔联通通信保障工作组的常态影像;勤恳务实,是怀柔联通每一位通信保障人员的职责所在。曾经一名通信老员工对记者说过这样一句话:再苦再累不要紧,最要紧的是怕因工作失误被用户骂;施工条件再差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完成任务才能把心放下。

责任编辑:傅昱佳(QF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