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支柱•丝路扬帆】用设计照亮“一带一路” 斯里兰卡国家医院用上“北京造”

2017-05-18 14:3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编者按】古老的丝绸之路上,一切正在变化模样。三年多来,随着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其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而且在不断落地生根。在“一带一路”上,各个国家的人民正挥动着双手、挥洒着汗水,一道从一砖一石筑起、从一个个项目入手,建成了一个个惠及各国民众的友谊丰碑与蔚然大观。

在众多的参与者中,有一股力量不容忽视。这就是来自首都的国企们,他们或架梁修路、起土盖楼,在“一带一路”上打造了一个个当地亟需的民生项目,或传承丝路文明、沟通海陆,为沿线文明磅礴、民心畅通播下一脉脉的精神纽带,或为“一带一路”的土壤默默耕耘,提供智力、平台等一系列服务,使这片土壤更加生意盎然。他们——这些北京国企和国企人们,都在以各自擅长的方式为深化地区合作、为世界经济增长注入了强大的能量。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首都国企们在“一带一路”上筑就的一个个蔚然大观,如何不栉风沐雨?如何不殚精竭虑?如何不惊心动魄?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之际,千龙网产经中心特别策划《北京支柱•丝路扬帆》专栏,深入一家家国企的工地车间,聆听感受北京国企在“一带一路上演奏出的那些动人乐章。

用设计照亮“一带一路” 斯里兰卡国家医院用上“北京造”

文|千龙网记者 郝帅

“一带一路”倡议被提出3年来,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欢迎和积极响应。为了更好的配合“一带一路”倡议,我国的对外援建政策和方向也随之改变。记者经查阅公开资料后发现,从2014年底至今,新增援助资金主要向“一带一路”沿线和周边国家倾斜。随着这些地区成为对外援助的重头戏,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苏丹麦罗维大坝、斯里兰卡国家医院等一大批项目开始动工或已经建成。

由于资金及技术力量雄厚且援建经验丰富,在这些援建项目的建设过程中,国企成为这场重头戏的主角。

12-33-nk-cb改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设计的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门诊楼概念图,BIAD供图

“从中国援建,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设计的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门诊楼的经历来说,需要因地制宜、考虑全面且坦诚相对。”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BIAD)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虽然困难重重,但经过努力之后都顺利克服。能以这种方式参与到‘一带一路’之中让我们非常自豪,而且在国外的工作和生活让我们增长了经验阅历的同时,也有很多有趣之处。”

因地制宜设计与自然人文环境相结合

“作为援外项目的骨干企业,BIAD有幸承接了多项“一带一路”沿线及周边国家项目管理及设计任务。建筑的首要功能就是满足人们的社会生活需要。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地理、气候特点,文化传承。援外项目尤其要从当地的环境特点出发,切实考虑使用者的感受,才能达到其应有的效果。”BIAD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资料显示,中国援建、BIAD设计的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门诊楼项目位于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市中心,总建筑面积49150㎡。BIAD的设计人员在考虑了多种因素后,拿出了适应当地的气候特点;现代化医院布局与当地就医习惯相结合;在建筑色彩,细部花饰,室内设计等设计中融入斯里兰卡元素,体现当地文化特色;在细节上注重当地使用习惯的设计方案。

12-33-斯里兰卡医院-医疗街-cb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设计的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门诊楼内部医疗街,BIAD供图

BIAD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斯里兰卡常年气候炎热。据统计数字,科伦坡市最高温度36.2℃,年平均气温27.9℃,年平均最高相对湿度82%。当地公立医院实行全免费的就医政策,运行经费有限,但电费很贵。这就要求医院设计不能像国内一样,主要依靠空调来解决问题。而要特别注意自然通风与采光。所以,在有限的用地内,我们采用设置内庭院的布局方式,公共候诊空间选用可完全开启的玻璃百叶窗,利用内庭院的拔风效果,最大限度的节约能源消耗,降低日常维护费用。”

“另外,在建筑立面设计中,设置水平与垂直遮阳构件减少当地强烈日晒的影响、开敞连廊设置了遮雨构件可有效阻挡瞬时暴雨,这些构件在满足使用功能的前提下,加入当地的文化元素,也形成了独特的立面风格。”上述负责人表示。

当地的就医习惯、就医模式与中国有比较大的区别。如当地公立医院对所有患者免费,就医模式为预约制,诊室需分为初诊诊室和预约诊室两种类型。另外在门诊楼内需设置大通间的南丁格尔式过渡监护病房。药房的布局因为药品分发的习惯不同,也有特别的要求。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在设计中,BIAD结合当地的特殊要求,采用国内先进的布局方式,在各层设置了医疗主街,联系各科室,方便患者就医。垂直方向,在斯里兰卡公立医院首次设置了扶梯,方便患者就医。医生和患者设置了不同的出入口和联系走道,有效的做到医患分开,洁污分开。极大的改善当地公立医院的就诊条件。

鉴于医院建筑的特性,结合周边国家医院整体建筑风格,目前中方完成的斯里兰卡国家医院建筑方案,是以简洁明快的现代建筑风格为主。通过水平和垂直的遮阳板设置,体现建筑强烈的韵律感。同时,在建筑外立面及室内设计细部,设置了取自当地纹样的铝合金花格作为装饰构件,室内色彩及装饰构件的设计也加入了当地建筑元素,以突出当地特色。

“设计不能千人一面,在设计细节上要考虑到当地的使用习惯,如当地在患者使用区域,既需要设置坐便器,也需要设置蹲便器,每个大便器旁都要设置冲水洁身器。当地医生、护士及护工之间有比较强的等级观念,各种相关设施要分开设置。热带地区一般都有白蚁危害,所以结构基础、木质家具等,都要做防白蚁处理。”BIAD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坦诚相对 积极沟通克服跨国设计困难

由于语言、习惯等因素,很多援建项目都遇到过沟通方面的问题。BIAD在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项目上也遇到了类似问题。

“一般来讲,外方的办事及工作效率都不是很高。”BIAD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言,“这就需要设计团队不停的通过邮件、电话督促、沟通。近年来,随着网络通信的不断普及,我们也变成了即时通讯软件在国外的推广者,教会外方使用即时通讯软件,不但方便沟通,也结交了新的朋友。”

12-33-多功能报告厅-C01-cb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设计的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门诊楼内部多功能报告厅,BIAD供图

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坦诚相对、积极沟通是解决问题最直接的方式,在考察阶段,要与对方多沟通,了解他们的需求。例如斯里兰卡国家医院在2015年5月设计考察期间,BIAD就设计方案的平面布置与副院长Mr. Cyril De Silva和医院主管科室规划负责人就科室房间布置、及流线进行了多次讨论,Mr. Cyril De Silva也向我们提供了诊室、药房、门诊手术区等的布置草图。现在的平面布置方案可以说是中斯双方共同工作的成果。

BIAD相关负责人表示,设计一定要从实际出发,真正为项目方考虑才能拿出合适的方案。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项目,我们的工作是从可行性研究到项目建设的后期管理的全过程。几乎调研了科伦坡的所有大型医院。斯里兰卡并不富裕,公立医院虽然条件比较差,但看病全部免费,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包括病人的门诊、住院、医药、膳食、手术、输血等,保证了斯里兰卡人民的基本医疗需求。在斯里兰卡国内还有很多私营医院和诊所,条件优于公立医院,有钱的病人多去私营医院就诊,但是需要自行负担费用,价格比较昂贵。

截止到2013年年底,斯里兰卡全国共有636个政府部门医疗机构,总住院床位数量是78168,每千人口拥有床位数大约在3.7张左右。每千人口医生为2名(含西医和当地民族医生),每千人口护士拥有数字为2人。从以上三组数字看,斯里兰卡的医疗水平并不算很差,比非洲一些国家万人口病床数字和医生护士拥有量才达到个位数的水平要高出不少。这些案头工作虽然费时费力,但却为BIAD最终拿出适合当地的设计方案奠定了基础。

做足了案头工作之后,实地考察也是必不可少的。从事援外工作多年,出去考察,基本上习惯了外方的工作节奏。一般来讲,外方的办事及工作效率都不是很高。斯里兰卡虽然相对好一些,但碰到一位能陪着中国人加班熬夜的谈判对手也是出乎我们的意料。在波隆纳鲁沃肾内医院的设计考察期间,波隆纳鲁沃地区综合医院院长,就是这么一位。周末没有休息的概念,因为白天还有医院的日常工作。我们基本的工作模式就是白天在医院会议室随时等着与外方谈。大块的时间基本上都在晚上,到8、9点是常态。有一次,一直讨论方案到凌晨三点,而院长四点就出发到科伦坡开会(项目所在地到科伦皮还有6个小时的车程)。碰上这样一位工作狂,本项目最后的会谈纪要签字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就不足为怪了。

自力更生 辛勤工作亦有趣事

BIAD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援建项目工作一般是非常辛苦的,工作地点也经常在野外。但由于我方工作人员积极热情,使得他们在当地非常受欢迎,也结下了深厚友谊。

波隆纳鲁沃地区综合医院的总护士长杰森是肾内医院项目斯方的联系人。发自内心的亲和的笑容,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这位有着三个女儿,一大堆女护士们的领导,特别喜欢拍照,尤其是自拍。为了便于联系,我们都要教会外方使用微信,把他加为好友。微信上杰森发来的各种照片,经常霸占了屏幕。

虽然援建工作辛苦且疲劳,但置身国外,异域风情触手可及,这也让BIAD的工作人员涨了“见识”。在国内听说过峨眉山的猴子抢游客的东西,但是没去过。而此次波隆纳鲁沃肾内医院的设计考察期间,确亲身经历了一回。我们考察期间所住的酒店离用地很近,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大湖边。第一天入住,早上起来开窗透气,就在转身之间,一只猴子便从窗户跳了进来。这家伙一看就是个惯犯,先冲着你张牙舞爪,从气势上压倒你,吸引你的注意力,而后转身就跳到了窗边的一包方便面旁,极其娴熟的撕开塑料包装,拿出方便面吃了起来,尝了尝味道不错后,终于拿着方便面跑了出去。经过这一次,再也不敢大开窗户了。而这只猴子,每天都要过来徘徊一会儿,还有扒着玻璃向里张望,找寻美食。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设计的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门诊楼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设计的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门诊楼,BIAD供图

“后来想想,真的是很有趣,使得工作都不那么辛苦了。”一位对此有亲身经历的BIAD工作人员笑着告诉记者。

工作之余,BIAD的工作人员非常团结。在斯里兰卡国家医院可行性考察期间,由于当地酒店价格较贵,我使馆经商处把我们安排在一幢临时租住的公寓里。周末有时间的时候,大家早早起来买菜做饭,各显其能,并非常自觉的分为红案师傅和白案师傅,其乐融融。在外考察,大家都看到了在工作单位看不到的另一面,考察组就是个大家庭,我们虽身处国外,但并不孤单。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  作者:郝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