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手机供应商欠款未了遭渠道商抛弃 债主抱团催款

2017-04-27 10:40 南方都市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供应商欠款未了,乐视手机又遭渠道商“抛弃”

不少亿元级别的债主纷纷转为乐视致新股东,小债主不得不抱团催款

乐视危局

来自供应链的危机终于引发乐视手机在市场端的连锁反应。近日有手机渠道商向南都记者表示,因返修周期过长而放弃销售乐视手机,“乐视手机的返修高峰期到了,返厂保修两个月都回不来”,一名手机渠道商告诉南都记者,“答复是等换主板,没有主板可换。”

归根结底,贯穿乐视危机全局的核心仍是拖欠供应商货款,经过多轮股权融资过后,这些欠款进展如何?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手机供应商中持有乐视数亿元欠款的债主已纷纷转为乐视致新股东,千万级的债款是乐视重点结算对象,其余小债主则不得不走上抱团催款之路。

债转股:亿元级债主成乐视致新股东

继信利之后,乐视手机供应商仁宝、硕贝德科技也加入乐视致新股东阵营。

“债转股是乐视平息拖欠供应链厂商货款纠纷的首选解决方案”,第一手机届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多次告诉南都记者。

2月14日,乐视致新引入信利国际作为战略投资者,乐视网发布的公告显示,信利国际旗下信利电子出资7.2亿认购全部增资,占股2.3438%。

3月28日,乐视网公告称,乐视致新增资扩股引进的股东仁宝昆山,以7亿元出资,持有增资后乐视致新总股本的2.15%,其中703.59万元计入注册资本的方式,成为公司第六大股东。同时,双方约定这笔交易在今年6月21日前完成交割。

去年仁宝昆山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仁宝对乐视应收账款为82.9亿元新台币(约合17.94亿元人民币),其中逾期1-180天的金额为42.5亿元新台币(约合9.19亿元人民币),已在去年第三季提列备抵呆账1.16亿元新台币。

此外,从乐视致新股权披露来看,乐视手机的另一家供应商硕贝德科技在信利之后、仁宝之前入股乐视致新,目前占股约0 .05%,具体出资额尚不清楚。

不同命:大债主计提坏账小债主抱团催款

对于持有乐视千万级别债款的债主,有部分企业的账款正陆续收回,但更多企业的账款被计提坏账。

中科曙光财报数据显示,对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为4000多万元,应收账款中的3000多万元于今年1月收回,余下的1000多万元已于3月收回。

南都记者整理财报数据发现,除中科曙光之外,乐视控股旗下公司拖欠贷款排名前五的公司还有汇特传媒、地平线等合作方,其中部分已计提坏账准备。

截至2016年12月31日,慧博云通对乐视移动的应收账款为2887.48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38.08%,账龄1年以内;对乐视致新的应收账款为147.42万元,账龄2年以内。慧博云通表示因乐视集团资金短缺,公司对乐视的账款以30%的比例计提坏账,坏账合计910.47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慧博云通成立于2009年,公司专注移动通信领域和移动互联网领域,主要为海内外客户提供相关产品的咨询、设计等技术服务,2016年第一大客户是华为,第二大客户就是乐视网。

同样被计提坏账的还有汇特传媒,记者查阅财报数据可知,截至2016年12月31日,汇特传媒对乐视品牌营销策划(北京)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为5000万,占应收账款总额的67.2%,账龄一年以内;汇特公司对乐视的账款以1%的比例计提坏账,坏账合计50万元。而地平线对乐视品牌营销策划(北京)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有两笔,一笔为260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6.12%,账龄一到两年以内;另一笔应收账款为240万元 ,占应收账款总额的5.65%,账龄一年以内。

与此不同的是,另一部分持有数百万、数十万以及数万元乐视欠款的债主,则前往乐视大厦通过多种方式催款。

也有小债主如愿拿到欠款,一位不愿具名的乐视手机售后维修服务商告诉南都记者,乐视拖欠的100多万欠款基本还清,双方已终止合作。

新危机:乐视手机遭渠道商“抛弃”

“乐视手机的返修高峰期到了,返厂保修两个月都回不来”,一名手机连锁店主告诉南都记者,“乐视给的答复是等换主板,但没有主板可换。”

究竟是主板供应商供货不足,还是手机售后维修服务商终止合作所致?乐视方面尚未给出回复。“我们已经不再卖乐视手机了”,上述手机店主称,“我们没啥利润,返修率又高,同行都不愿意再卖乐视手机。”至于传闻乐视手机以补贴推动渠道商销售,该店主表示从来没有收到过渠道补贴。

手机四大渠道商之一乐语旗下一名手机店长同样告诉南都记者,该门店没有乐视手机的货,“一方面我们的地段选址和店面是面向中高端人群,另一方面我们更乐于卖市场新品和活跃度高的品类。”但乐语方面向南都记者表示,该集团其他门店仍与乐视保持合作。

此外,4月初乐视移动进行了一次人事调整。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出任乐视移动CEO(代),全面负责乐视移动整体的日常经营及团队管理,向LeEco全球CEO贾跃亭汇报,而乐视移动公司总裁冯幸转任乐视运营商公司董事长兼CEO。业内分析认为,此举意味着乐视手机业务在乐视集团内部地位提升。然而,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要面对的不仅是眼下的供应商、渠道商信任危机,还有智能手机的红海竞争格局。

乐视控股的另一手机品牌酷派集团有限公司日前发布盈利预警,预计今年第一季的经营亏损约4 .60亿港元,2017年上半年经营亏损将会扩大至6亿- 8亿港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628亿港元的经营亏损。

酷派方面表示,导致经营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包括:“市场竞争激烈,本年度公司规划中具有竞争力的新产品尚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预计2017年上半年较去年同期营业收入下滑将超过约50%;集团持续投入研发及市场销售推广活动,导致集团2017年上半年费用支出未有改善。”

采写:南都记者 马宁宁

实习生 刘晓阳

链接

易到广州司机“可立即提现”

“4月21日我们召开新管理层大会,董事长何毅宣布5月将彻底解决易到司机提现问题。以董事长口径为准。”针对有媒体报道“易到将确保5月5日前彻底解决提现难题”一事,易到相关人士昨天这样告诉南都记者,但其表示没听说过5月5日这个期限。

南都记者从赶集网看到一则今年2月份挂上去的招聘信息显示,易到广州总部位于环市东路世贸大厦,当记者前往采访时发现这里已变成一家笔记本公司,其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他们搬进来一年多了,每个月还有很多司机前来要求提现。

另一条招聘信息显示,易到用车已迁到位于琶洲的保利世贸大厦,但记者发现该地址同样人去楼空。门口贴了一则4月11日的告示:“因广交会临近,周边车辆增多,不方便车主办理业务时停车,已经把办公地点改到白云区东承大厦。”

南都记者再次赶到东承大厦,终于找到正在办公的易到广州办事处,贴在门上的告示显示上班时间仅从上午10点到下午4点。针对提现一事,易到广州工作人员表示,广州易到司机只要上班时间前来办理都可以立即提现,不过在此之前,易到用车的司机提现都可以通过手机端一键操作。

采写:南都记者 蔡辉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  作者:蔡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