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伏妖”何必非要踩老版?

2017-02-14 08:18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赞美“伏妖”何必非要踩老版?

《西游伏妖篇》上映以来,口碑两极分化。批评者强调戏剧性,认为前后两张皮,撕裂了故事和人物。力挺者强调世界观建构,把“暗黑西游”顶成了网络热词。

本来,名著改编有两条通天大道:忠于原著和尽情颠覆。《围城》式的亦步亦趋、影像转化和《大话西游》式的另起炉灶、自成体系,都是好的。但关于《西游伏妖篇》的讨论中出现了一种响亮的声音,说周星驰的西游才是正宗原味的《西游记》,86版电视剧《西游记》只是“政治正确”的山寨货。

这就强是为非了。

准确地说,老版电视剧放大了《西游记》里理想化、“正能量”的部分,周星驰放大了《西游记》里世俗化、“负能量”的部分。一棵树上结出两个果子,都有忠实的部分,也各有背叛。电视剧也保留了不少暗黑的情节:比如说,师徒四人抵达灵山,见到如来,去仓库提取经书时却遭阿难、迦叶索贿,荧屏内外大跌眼镜。周星驰走得更远:悟空恢复妖怪本色,说吃人就吃人;猪八戒涂成奸人脸谱,说告密就告密。这还不尽兴,圣僧唐三藏的基因也被活生生地改变了。

《三打白骨精》是师徒矛盾最激烈的章节,最能见出人物性格,我们看看书里是怎么写的。

一打时,唐僧护住妖精变的少女,悟空调侃唐僧“你见她那等容貌,必然动了凡心”,唐僧就脸臊得通红,足见童真赤诚,哪里是《伏妖》里一肚子兵法的驱魔头领。打完后,唐僧发难,悟空以言语相激,唐僧登时心软,书里更直写他是“慈悲的圣僧”。

二打后,唐僧又要赶人,悟空讲出一番“退箍子”的道理,唐僧又没了计较,饶人了事。可见他口才、急智一般,全凭挚诚——有时是顽痴——当这个师父。

三打后,悟空又想用“念咒”的技术细节难倒唐僧,但他这次决心已定,写贬书明志,驱逐劣徒。足见他是红脸汉子,不玩虚的,谁碰了他底线,他就坚决翻脸。这又哪里是《伏妖》里撒谎不眨眼、人前人后两张脸的狡诈和尚?

《西游记》肯定不是童话世界,有很多不着痕迹的世态人情的书写,也有很多凶强暴烈的杀戮。以今人眼光看来,太不人道主义啦,太不珍爱生命了,太没有现代文明常识了。没办法,这就是吴承恩提供的世界:有过杀戮的皈依才是更见诚心的皈依,有过龃龉的跋涉才是真实的西行之旅。但同样,吴承恩也给了唐僧坚定不拔的向佛之心和持守原则的一根筋个性。给唐僧添一段情史,这已经是杨柳新番。让唐僧变得心机重重,这更是人设上的重大修正。

所以,大家都是借西游的酒浇自家块垒,有忠实的阐发,也有无忌的颠覆。周星驰的西游亚文化构筑了美丽的戏剧风景和哲学洞穴,当得起人们的点赞。但他也不是神仙,也有失手的时候。失手了总结经验再战便是。对于只手创造了奇幻西游新世界的艺术家来说,“忠于原著”不是旌表业绩的勋章,而更像是抓不住重点的文攻武卫。

责任编辑:凤凰(QL0003)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