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中的“女神” 是不是已经换成了武亦姝?

2017-02-11 10:32 重庆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你心中的“女神” 是不是已经换成了武亦姝?

一段古人行酒令时的文字游戏“飞花令”脱口而出,几乎没有半点迟疑就诵出一首首有关“月”的古诗词……这不仅让一个名叫武亦姝的上海高一女生在鸡年新春意外红到发紫,也让央视多年来一直潜心打造的“中国风”系列综艺节目之一《中国诗词大会》成了今年首个口碑爆棚的综艺节目。

从汉字听写大会到诗词大会,综艺节目吹进“中国风”后为何观众就特别钟情?个个都好似“背诗机”的选手幕后有何故事?节目筹备有啥曲折?重庆晨报记者为你逐个揭秘。

爆款

选手到点评嘉宾全都是热搜

7日晚落幕的《中国诗词大会》到底有多火——节目名称本身在微博上可以获得超过50页的搜索结果,总冠军武亦姝3天前就开始成为微博热搜词,侯尤雯、姜闻页、朱杰、牛丽珍、白茹云等选手的名字也全都是搜索热词,而康震、郦波、蒙曼等几位对中国古诗词等传统文化研究颇深的点评嘉宾,更是成了过去一周大家“八卦”的对象。

记者留意了一下,在微博上,有关郦波、王立群、蒙曼等几位嘉宾在节目中的表现,大家用得最多的形容词是“幽默”、“风趣”、“平易近人”、“满腹经纶”,还有网友直言几位嘉宾“几乎是有关古诗词的东西什么都知道”。

幕后

节目组想得最多的是平易近人

《中国诗词大会》乃至它所属的央视“中国风”综艺节目系列(包括《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等),都不是第一次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中国诗词大会》去年新春时就曾推出第一季,只是当时是每周才一期,在话题持续性上未能达到今年每天一期的火热,但也在去年的上海电视节上斩获了最佳综艺栏目奖。

2天前,本季《中国诗词大会》主创团队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其实节目制作过程中,大家想得最多、也是面临的最大难题还是够不够亲民。为此,节目组给由全国各大高校学者组成的专家团队提的最多要求就是,出题时一定不要把选手当成自己的研究生。亲民,但又能把简单的诗句出成耐人寻味、可以讲出点故事、吸引电视机前观众来看的考题,就成了节目组最大的诉求。

看过节目的观众自然有感觉:哪怕自己是离开学校、诗词多年,但仍能答对起码一半的题目,这其实就是“亲民”的体现。更具体点说,节目组表示,确实节目中出题选择诗词的范围就是以中小学课本为主,“从《诗经》到近现代诗词,以及领导人的诗词,我们都有引用。主要还是以唐宋巅峰时期的作品为主。”

据介绍,在本季的一共10期节目中,节目组一共准备了约2000道题目,这项工作准备就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

当然,“好看”也是《中国诗词大会》走红的一大原因。近两天的网络热议中,总冠军武亦姝和对手面对面PK,一首首有关“云”、“雪”、“月”、“夜”、“酒”的古诗词脱口而出的场面,就是节目组改良“飞花令”的成果。现在不仅让观众重温了诗词,也让“飞花令”这种源自古人行酒令时的文字游戏得到了广泛科普。

当然,配合节目推出的微信朋友圈小游戏也可以说为《诗词大会》的火爆增色不少。

人物

答题表现和选手故事观众都点了赞

毫无疑问,刚成为总冠军的上海复旦附中高一女生武亦姝是本季《中国诗词大会》最火的人物。无论是9道题全部答对打破自己的纪录,还是争夺攻擂资格的“飞花令”环节的出口成章,这个妹子都用近乎完美的表现成新“女神”。

有专家估算,武亦姝至少有2000首诗词储备量,比起文学专业博士生也不会差。但看过节目的观众都知道,她更打动人的,其实是在挑战中表现出来对古诗词的真正喜爱。武亦姝的老师黄荣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飞花令里她背诵的诗词,几乎都是复旦附中《中华古诗文阅读》校本教材中的必背内容,“但这届学生学完这本书(指《中华古诗文阅读》),能背出来的可能就她一个。”

在节目中自称陆游是自己“男神”、随身总带有陆游诗集、宿舍书架上只有一本书就是陆游的《放翁词》,说古诗词里有太多“现代人完全给不了的感觉”……这些都是她圈粉的真正原因。就连节目总导演颜芳都对武亦姝印象特别,“她很单纯,对诗词是一门心思让自己开心的那种喜欢,题目答对了当然好,错了也没关系。”

在诗词大会成为网红后,武亦姝和家人商量,婉拒了所有采访,她表示:“我觉得比赛结果无所谓,只要我还喜欢诗词、只要我还能享受到,就够了。”

当然,节目中还有几位选手不得不提。上海唯一的一名初中生侯尤雯在3日播出的第六场百人团比赛中以119秒答对27题,获得第一名。她可是从2岁多就开始自学《唐诗三百首》、小学时开始自学《宋词三百首》、六年级时就拿过一次全市古诗文大赛一等奖、自己就会写诗的实力派小诗人。另外一位00后姜闻页5岁时,读过的书就有她身高那么高。

来自广州海事局、日常负责海巡航和保障水上交通安全的公务员朱杰,巡航南海建设三沙的故事也令不少观众感慨不已。而来自江苏滨海的39岁乡镇医生牛丽珍,尽管没有赢到最后,但她每天都深入村子里给村民体检看病的经历,也令观众竖起大拇指。40岁的农村大姐白茹云,6年前患上淋巴癌,为了省24块钱的路费,经常自己一个人周转5小时到位于石家庄的医院治病化疗,当年为了不让弟弟发病时打自己的头给他背诗、从而爱上古诗词并从中体会到人生喜怒哀乐等动人细节,也让观众感叹。

■业内解读

群众基础加真人秀元素促成爆红

如果单纯从节目形式看,《中国诗词大会》等好几档“中国风”的综艺节目,其实都还是益智类、特殊才艺达人类节目,但它们都火了,尤其是像武亦姝这样的总冠军火成了现象级,在《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等节目的宣传总监陆伟看来,这其中至少有两方面值得好好解读。

“益智类节目在综艺节目中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类型,只是国内之前一直没有摸索到特别契合观众口味的点,《中国诗词大会》算是一个特别好的范例。”陆伟说,这次它成为爆款背后折射出的是,它刚好契合了观众益智达人类节目的爱好,同时关心子女教育的父母,又看到了小孩的榜样,“武亦姝之所以爆红,因为她身上的古典美和文学气质,代表了父母潜意识里对小孩成长的期待。”

同时,在陆伟看来,《中国诗词大会》爆红,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加入了真人秀的元素,“其中不少红了的选手在节目中就进行了充分的身份、背景、故事的讲述,这已跳出了知识储备的范畴,而是可以让观众从他们身上找到可以感慨的东西,强烈共鸣也由此而来。”

陆伟说,当下的电视综艺节目普遍偶像化、娱乐化,《中国诗词大会》这样稀有的类型突然跳出来,品质又达到了一定水准,那受关注是肯定的。本报记者 裘晋奕

责任编辑:刘洪昌(QF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