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大会热”引发《弟子规》争议 专家:传统文化热也要去糟粕

2017-02-09 11:45 金陵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诗词大会热”引发《弟子规》争议 专家:传统文化热也要去糟粕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落幕,这档在春节期间霸屏的电视综艺节目,重新燃起国人对诗词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热情。然而当大众都在呼吁重拾诗词、再读经典之时,却有观点认为,“经典”并非都好,如今孩子们常学习挂在嘴边的《弟子规》就因为内容迁就形式、且不符合当下的教育,而不应该成为儿童读物。除了电视节目外,传播、推广传统、经典文化,究竟有哪些更好的方式?《弟子规》究竟是不是“经典”?“经典”应该如何衡量与鉴别?

争议

《弟子规》是不是经典?

在著名学者郦波看来,“诗词大会”本身的热度持续多久无所谓,“如果能唤醒大众对于诗词的一种成长的记忆,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回归,归宿感,这才是最重要的。即便栏目被人忘了,但是它的内容被人记住就行了。”

然而,就在“诗词”等经典再度热起来时,却有一种观点认为蒙学读物、被冠上“国学经典”被诸多幼儿园、中小学列为指定读物的《弟子规》,并非经典,甚至只是一本粗制滥造的“儿童读物”,引发了争议。争议中认为,《弟子规》因为内容迁就形式,导致文本勉强,于语文教学非常不利。

而以成人本位的编写,从成人视角对孩子进行灌输,必然对儿童的学习造成伤害,其中很多内容更同现代社会脱节,理念上的落伍“尤其可怕”。

解读

传统文化热也要去糟粕

究竟该不该读《弟子规》,成为不少人关注的焦点。“《弟子规》在蒙学教育里一直是比较经典的,但是它在那个时代产生一定有它那个时代的一些东西,所有经典都是这样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件事能完美到什么时代都不考虑任何因素,我们在重新阅读的过程中肯定要有取舍,不光是《弟子规》。”郦波对此分析。

对于内容迁就形式,郦波解释,“古人学习通过韵文的形式,便于记忆传播背诵。这其实是当下人的一个误解。精简的编排,你觉得内容说不清楚,但古人是先背诵后理解记忆,蒙学的很多的读物都是这样。只是今天的教育可以让我们边记忆边理解。”

而一阵阵国学热之后,南京图书馆研究部国学研究所主任徐忆农也认为,其实难免鱼龙混杂,“比如《弟子规》里面有三个字,意思就是‘挞无怨’,你父母打了你也不能怨恨,这好像也有些不合适。但是一些词,把知错能改的理念放在里面,至少一部分直到今天大家都认为有一些共同价值的东西在里面,所以传统文化从内容上的确是有精华有糟粕。”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学者们共同的一个观点,“时代局限性下,不能把过去的东西原模原样拿过来。它核心的思想讲与人相处,与亲人相处,通过礼仪的方式。塑造一个人的内心和成长,它的价值成分是合理的,但是要不要原封不动地把它拿过来,是值得商榷的。”郦波说。

推广

学校教育手段相对匮乏

从“汉字大会”到“成语大会”再到“诗词大会”,每一次传统文化热,都是通过电视节目火爆起来,然而热度的持续性却似乎仅仅局限于电视节目开播期间,当热度归零之后,传统文化又成为一个难攻克的“硬骨头”,或是仅仅是“升学”的工具。传统文化的推广究竟还能通过哪些方式?郦波解释:“有很多好的手段,其实在我们的学校教育里,它就是一个根本。但是我们可能教育手段太匮乏了。‘诗词大会’在别人看来可能只是一个电视节目,在我一个老师看来是一种大众教育的方式。其实这种教育手段方式很多。只要大家用心去设计策划。”

而徐忆农建议,可以组织相关的专家,去糟粕取精华,选古代最精华的篇章编写几本适合各个年龄段阅读的选本,并配以拼音、绘本等现代手段,让孩子们不仅愿意看愿意背还能理解其中含义:“把古代特别有教育意义又能被儿童理解的诗词文,短小的篇章,选出一个百篇一个选本来。”中国作协会员、语文特级教师柳袁照则认为,现在诗歌教育教材分散在各个单元和环节中,“古典诗词、现代诗、传统诗、格律诗和非格律诗都有,相对完整的体系需要整合。现在课程要求是读诗,但是对写没有要求,应加强这些。”

有一

说一

我们为什么要读古诗词?

春节期间,央视的一档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第2季火了,收视率超过同档期的热播电视剧。在前晚播出的总决赛中,来自上海复旦附中的16岁小选手武亦姝最终胜出,获得冠军。每次央视推出类似的文化类竞赛节目,如《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 等,都会收获不小的关注,这也反映了观众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电视化”的渴求。

其实不仅是电视,朋友圈里你一定也做过类似的“猜字填词”、“猜成语”的测试。从最近火爆荧屏的《中国诗词大会》第2季说开去,笔者想说一说:我们为什么要读古诗词?读古诗词有什么用?

有人为了功利而读。生活中,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家长,让孩子背几首古诗,然后在亲戚朋友面前“炫技”,求点赞;也有人因为要参加考试,临时抱佛脚,搞突击,读古诗词。其实读书这件事,开卷有益,最忌功利,抱有明确目的去读、去记,短时间记得牢,但不能理解,很快就会忘了。笔者这里说的“读”,是从心出发,从塑造自身精神力量的诉求出发,去真正地品读古诗词。

有人也许会问,市场经济时代,读古诗词、会背诗、会写诗,有什么用?的确,从立竿见影取得成效的角度来说,读古诗词甚至还不如钻研两道奥数题目“有用”,但古诗词赋予你的,是那些证书、奖金给不了的东西——一种由内而外的气质、一份优雅睿智的谈吐、一颗平静和淡泊的心灵。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也难怪,这次《中国诗词大会》 第2季播出后,观众会被古典知性的小才女武亦姝“圈粉”。据说她夺冠后就关闭了手机,拒绝一切采访,相信这份超越年龄之外的理智和成熟,也是古诗词带给她的。

笔者曾在网上看过一篇文章,讲述“读古诗词有什么用”,觉得说得很好,特摘录几句与读者分享:春天,看到了盛开的桃花,突然明白什么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冬天,西风凛冽,天空阴沉,行人都急匆匆地奔走,到了家,烤着炉子,外边洋洋洒洒下起了雪。突然感受到什么是“红泥小火炉”,什么是“晚来天欲雪”。

读过的那些诗词,像是看不懂的画面,存在心里。一天,遇到了某个风景,某份心情,就忽然明白那首诗、那句词、那幅画。那种感觉,是穿越千年的心意相通,它是如此恰当,以至于无法用其他的词语形容。 陈曦

责任编辑:傅昱佳(QF00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