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鱼目混珠 群众请擦亮眼睛

2017-01-09 19:18 宁波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亲子鉴定鱼目混珠 群众请擦亮眼睛

鉴定人员为被鉴定人员取样。(龚哲明 摄)

“我在两个地方分别做了亲子鉴定,得到的结论刚好相反,孩子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还是不知.道。”1月3日,节后上班第一天刚进办公室,宁波天童司法鉴定中心DNA司法鉴定人、质量负责人王旭芳就接到一个电话咨询,电话那头是一个中年男人焦虑的声音。

对王旭芳来说,接到这样的电话并不意外。“几乎每天都会有类似的电话”。“许多生物技术公司打着鉴定的幌子,从事着以赢利为目的所谓的亲子鉴定,他们设施简陋、缺乏资质,鉴定结果的准确性只有‘天知道了’。”王旭芳笑了。

我市有司法鉴定资质的仅一家

亲子鉴定,是应用医学、生物学和遗传学的理论和技术,通过人类遗传标记的检测,来分析判断需鉴定的父母与子女之间是否存在有亲生血缘关系。司法实践中,亲子鉴定不仅仅是一门技术活,更重要的是它涵盖了法律、伦理、婚姻、家庭、财产、继承、抚养等人与人之间的身份关系,也是一项社会学。

正因亲子鉴定结果可能直接影响家庭和睦,间接影响社会和谐稳定,所以并非所有掌握一定DNA技术的单位和机构都有权进行亲子鉴定,而是必须经省级以上司法行政部门核准具有法医物证鉴定(即亲子鉴定)资质的正规司法鉴定机构才能进行亲子鉴定,实验室鉴定人员也要取得由省级司法行政部门认可的司法鉴定人执业证。

记者从市司法局了解到,司法鉴定机构资质申报是面向全社会的,但获得资质很难,仅取得“法医物证”鉴定项目许可就必须符合几十个条件。按照司法部规定,最后取得鉴定资质的机构需要满足近百项指标达标。

省司法厅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省目前有亲子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共11家,其中杭州7家、温州2家、宁波绍兴各1家。宁波天童司法鉴定中心是我市经浙江省司法厅核准的具有亲子鉴定等司法鉴定资质的唯一一家机构。在宁波市场上,其他所谓“鉴定单位”作出的“亲子鉴定”意见不被法院认可,在申报户口时也不被公安部门采用。

亲子鉴定是一项新科技,投入高、要求高。宁波天童司法鉴定中心的DNA实验室分为物证储存室、准备室、提取室、扩增室、分析室等,实现人员、物流双通道分离,一共投入200多万元。而且做DNA鉴定的人才也很稀缺,目前除该中心外,宁波市只有公安局、戒毒所有几位鉴定专家。因此,那些挂外地有资质机构宁波办事处或以生物技术公司名义从事亲子鉴定的单位,其鉴定结果真实性、权威性都无从说起。而对社会上有亲子鉴定需求的人来说,这些无资质单位的吸引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价格便宜、出结果速度快。

许卫平曾安排工作人员暗访过这些无资质鉴定单位。工作人员小郑回忆暗访江东一家无资质鉴定单位的经历:走进去就是一个小房间,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个接待人员。接待人员收下鉴定样本和1000元费用后,也不问具体情况,告诉他一小时后取鉴定报告。王旭芳说,天童司法鉴定中心的收费经过省物价局批准,比无资质鉴定单位要高几百元,至于得出鉴定结果最快速度也要一周左右,一天时间出结果是难以想象的。

亲子鉴定解疑,不准结论惑众

这两天,天童司法鉴定中心还在流传着一个“亲子鉴定让‘弃婴’回家”的温馨故事。原来,就在上个月一个阴雨天,该中心来了一对怀抱婴儿的80后夫妻,接着又进来一位身着警服的民警。

原来,他们怀抱的婴儿是一名弃婴,据称正是这对80后夫妻遗弃的,现在他们要从民警手中要回去。但是江北区慈城派出所的沈警官不放心啊,孩子是村民报警送到派出所的,万一来认领的是人贩子呢?于是,一行人走进天童司法鉴定中心,由慈城派出所出面委托对这对疑似母女进行亲子鉴定。一个礼拜后,鉴定结果出来了,孩子确实是这位年轻母亲所生,“弃婴”顺利回家。

从这个事例中可以看出,亲子鉴定在解疑释惑上确实有着不可替代的正面意义。

借助DNA鉴定“寻亲”的故事在许卫平的头脑中有一大堆,但帮助一家找到失散近40年的妹妹这件事他印象特别深。走进鉴定中心的孙某想通过鉴定技术来帮助自己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圆年迈父母的心愿。原来,40年前,这个家庭因家境困难,父母决定把几个月大的小女儿送给别人,虽然一送走就后悔了,但再去寻找收养小女儿的家庭却再也找不到了。孙某不忍看到年老的父母总是为自己当年的事叹息,于是一直在暗暗寻找这位失散已久的妹妹。皇天不负有心人,有一天她终于找到了一位身世相似的“妹妹”。然而眼前这位本应最熟悉的陌生人面对自己的出现,表现抗拒但又无奈。这位“妹妹”怎么也不相信对自己倾注了全部爱的父母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孙某与“妹妹”商议后决定悄悄地去做个亲子鉴定,让科学事实来告诉她们真相。天童司法鉴定中心委派鉴定工作人员,上门为孙某的父母提取样本,与疑似妹妹的样本进行比对。几天后,依据DNA检验结果,证实孙某“妹妹”与其父母存在亲生血缘关系。40年的寻亲路终于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这种基于DNA鉴定的司法鉴定还能帮助法官澄清事实、化解医患纠纷。

去年5月30日上午,慈溪市人民法院民事庭王法官为了解决一起承接案件中的棘手难题,连续求助省内著名的几家司法鉴定机构均被回绝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联系上了许卫平。没有想到的是,许卫平竟一口答应了。

事情还得从2015年2月12日说起,75岁高龄的李某因肛门出血到慈溪某医院就诊,医生经检查化验后确诊李某患直肠恶性肿瘤,随后进行了手术根除术。术后一月,李某在家人的陪同下,又来到宁波市某医院复诊,该院的医生却告知患者其疾病并非癌症,并且不需要进行手术治疗。这一说法无疑是对李某及其家属一记沉重打击,他们无法接受误诊错治的事实,赶往原来的那家医院吵闹,要求进行医疗损害赔偿。矛盾的焦点很快出现:李某究竟是否患有直肠癌,是否需要大范围的手术根治?双方的官司很快打到了法院。然而医患双方各执一词,都认为自己没有错,法官也犯了愁。

法医出身的许卫平喜欢挑战,越难的案件越能刺激他的“技术神经”。经过法医物证、法医病理室主任及鉴定人员反复论证,查阅文献资料,天童司法鉴定中心突破了送检样本距离鉴定时间已长达一年零三个月和样本经福尔马林浸泡两大难题,通过DNA同一认定,确证了蜡块上的直肠组织是李某身上切除下来的事实,又经过细致检查,在显微镜下捕捉到一个个癌细胞,其基本特征符合直肠腺癌,鉴定结论与医学诊断一致,至此,一起医患纠纷引发的司法案件真相终于得到还原,医患双方心中疑惑消除,医患矛盾自然化解。

这些都是正确的司法鉴定得到的正面结果。那么,我们反过来想,如果鉴定结果是假的呢?那么,明明是亲生的儿子却变成了非亲生,于是一个和睦家庭在狐疑中被拆散。明明是亲生的女儿却变成了非亲生,于是相认无望,造成老人们的终身遗憾。明明是正确医疗诊断却变成了误诊误判,于是医患纠纷升级,甚至出现打砸医疗机构的过激行为,引发社会不安定。

然而,这个社会还就有人需要一些不正确的司法鉴定结论。王旭芳向记者回忆起一个发生在象山人王某身上的伪造亲子鉴定文书案例。王某和丈夫冯某都是二婚,一个有女儿,一个有儿子。冯某虽与前妻离婚,但还是很爱惜儿子,平常给儿子的抚养费远远高于法院协议的费用。王某与冯某前妻闹矛盾,想证明冯某儿子并非亲生,于是带着冯某及儿子来到天童司法鉴定中心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证明双方是亲子关系。但王某没有把这份鉴定报告交给冯某,而给了冯某一份私刻司法鉴定机构专用章后伪造的鉴定报告,其鉴定结果当然也是恰好相反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2016年2月,这件事情在冯某诉前妻抚养纠纷一案中穿帮了。王某也受到法律惩罚。

王旭芳还说起有一次一位当事人拿着2万元钱来塞给鉴定人员,希望做出他需要的鉴定结论。“这人为了在财产分割纠纷中受益,希望做一些对关系人不利的司法鉴定,这样的事我们是不会干的。”

“对正规的司法鉴定机构来说,为了短期利益出具虚假的鉴定结果,那就是犯罪。不但机构肯定要关门,而且个人也要受到法律的严惩。我们绝对不会做这样的傻事。”许卫平说。

大刀向亲子鉴定乱象举起

从法院系统来说,没有资质的鉴定结论是难以混上法庭的。因为法院指定的鉴定机构都是有资质的机构,而且让谁鉴定还是从摇号系统中产生。而当事人自己提交的鉴定报告也必须是有资质的鉴定机构的。用北仑法院对外委托办法官陈彦的话说,“只要鉴定机构有相关资质,鉴定报告就有法律效力。”

现实中,由于只要私下了解情况的亲子鉴定需求大量存在,他们没有法院、报户口、收养作证这样的严格要求,只求内心有数就行了。这也是无资质鉴定单位始终存在却有不断壮大趋势的原因所在。但是,无资质鉴定单位给出的不负责任的鉴定结论并不是给需求方一个内心明白,而是对事实真相的掩盖,甚至迎合某些阴暗需求,满足想要啥结果就给啥结果的需求。如此这般,那混乱的不仅是鉴定市场,更是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了。

治乱必须用重典。作为司法鉴定的行政主管部门的司法行政机关纷纷行动起来,开始向亲子鉴定乱象举起了大刀,对此进行规范。

2016年6月22日,司法部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司法鉴定机构开展亲子鉴定业务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开展亲子鉴定业务的司法鉴定机构和司法鉴定人应当取得法医物证司法鉴定业务许可,并编入《国家司法鉴定人和司法鉴定机构名册》。”“司法鉴定机构应当统一受理亲子鉴定委托,司法鉴定人不得私自受理。司法鉴定机构不得委托其他司法鉴定机构或单位、个人代为受理亲子鉴定委托,不得利用中介组织或个人招揽业务。司法鉴定机构可以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跨地区接受委托开展亲子鉴定业务,但不得违规设立服务点、采血点、接案点等。”“坚持鉴定人亲历性原则。司法鉴定机构开展亲子鉴定业务,必须由本机构的司法鉴定人利用本机构自有的仪器设备实施鉴定活动,不得委托其他机构或者单位、个人承担本机构的鉴定业务活动。”《通知》还要求各地司法行政机关要通过组织开展亲子鉴定业务专项检查活动等形式,认真抓好贯彻落实。对违反《通知》要求的,按照有关规定严格查处,促进司法鉴定机构和司法鉴定人依法规范执业。

从这些规定可以清楚明白地看到,那些所谓的某鉴定中心宁波中心或服务点之类的单位都属于需要“被规范”的对象,或许它们本身就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个人非法借用名称罢了,与那家机构没有半毛钱关系。

2016年8月22日,省司法厅转发《司法部办公厅关于规范司法鉴定机构开展亲子鉴定业务有关工作的通知》,强调要求各市司法局加强对司法鉴定机构监管,规范程序,营造亲子鉴定良好执业秩序。

规范亲子鉴定市场势在必行。市司法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市司法局计划联合相关部门开展违规设点专项查处工作,对本市鉴定机构和外地鉴定机构违规设点情况进行全面摸底检查,并根据检查情况依法处理,力争消除违规设点开展鉴定业务现象,坚决取缔无资质的机构。

延伸阅读

亲子鉴定助力“黑户”孩子入户

记者从宁波天童司法鉴定中心了解到,刚刚过去这一年,该中心办理的亲子鉴定中,80%与“黑户”孩子报户口有关。

2015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有《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中明确:“申请随父落户的非婚生育无户口人员,需一并提供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证明。”也就是说,上户口亲子鉴定需要选到具有《司法鉴定许可证》的正规鉴定机构。因此,当事人在进行上户口亲子鉴定时,需要认真核查鉴定机构的资质是否属实。

责任编辑:凤凰(QL0003)  作者:龚哲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