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乐股份9000万收购泛爱众 标的APP仅343学生使用?

2016-11-21 11:54 每日经济新闻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高乐股份9000万收购泛爱众 标的APP仅343学生使用?

每经记者 吴泽鹏 王志福

11月10日,广东高乐玩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乐股份)发布公告称,近日收购的子公司广东泛爱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爱众)已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收购公告显示,泛爱众是一家专业从事教育信息服务的开发、运营商。截至2016年9月,泛爱众与广东省内共735所中小学学校签订合作协议;其旗下主要产品“孝信智云教育”平台注册用户数约26万人,其中学生用户近23万人,老师用户近3万人。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普宁多所学校发现,在这些学校中,均存在有学生不知“孝信智云教育”为何物的情况。多所学校相关负责人及班主任、科任老师对记者反映,该平台仅用于学校内部(教师之间)发送开会通知、公开课通知等办公短信,其余功能并未使用。

此外,记者从泛爱众也了解到,宣传26万注册用户的“孝信智云教育”平台,实际上APP使用量并不算太大。教师方面,APP用户数约5000人;家长用户(即学生端)方面,则不足400人。

11月14日,记者致电高乐股份董秘办,相关人士表述董秘等领导出差在外,记者随后发去采访邮件。此后两天,记者拨打董秘杨广城电话进行采访,其表示仍在出差稍后进行沟通,采访邮件则截至发稿也未得到回复。

高乐股份涉足教育领域

随着宣布对泛爱众收购的完成,广东老牌玩具企业之一高乐股份正式涉足教育领域。

公开资料显示,泛爱众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教育信息服务的开发、运营商,围绕家校互动信息服务确立了平台搭建、运营、维护等业务,同时利用其平台提供在线学习、课件分享、学生成绩分析等服务。

工商资料显示,泛爱众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注册资本2000万元,被收购前,其股东分别为陈家林、丁文广以及杨翼程三人,其中,丁文广为法定代表人。

值得注意的是,陈家林、丁文广以及杨翼程三人并不能直接套现——根据交易协议协定,3人在获得股权转让款并扣税后,须将90%的资金用于在二级市场购买高乐股份的股票。

此外,3人还承诺,泛爱众2016年~ 2018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万元、1100万元、1300万元,否则将通过现金方式向高乐股份履行业绩补偿义务。

目前看来,泛爱众的业绩压力较大。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结果显示,2016年1~8月,泛爱众的营业总收入是675.1万元,营业总成本是95.3万元,净利润303.4万元。而在2015年,泛爱众的营业总收入是969.45万元,营业总成本是117.26万元,净利润是476.45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泛爱众注册地址为普宁市池尾街道金池路北侧。11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了泛爱众公司。一位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泛爱众在普宁的员工约有20人,部分员工在外跑业务。

据泛爱众公司总经理丁文广介绍,普宁市只是营销部门,泛爱众在深圳和广州还有技术团队中心。

APP用户仅为注册数2%?

据高乐股份在其收购公告中介绍,截至2016年9月,泛爱众与广东省内共735所中小学学校签订合作协议,旗下“孝信智云教育”平台注册用户数约26万人,其中学生用户近23万人,老师用户近3万人。

“普宁市已经和我们签约合作的学校有500多所,学生注册人数近20万人,差不多占了普宁市学生总数的一半,APP的活跃用户也是十几万。”丁文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在记者的要求下,丁文广同意展示后台数据。一名戴眼镜的泛爱众女性工作人员展示的后台网站页面显示:总学生数203203,APP用户数343,总教师数29328,APP用户数5019。

也就是说,根据泛爱众公司的数据,学生及教师的APP用户总数为5362人,这一数据,仅占高乐股份收购公告中披露的26万注册用户数的2%。

“这个总的数据不准确,要打开每个学校的页面看才准确。”上述泛爱众工作人员解释道,随后,其又打开了单个学校具体情况的页面。

但即使具体学校,用户数据也并不乐观。以“华美实验学校”为例,泛爱众工作人员打开的页面显示,该学校的“有效学生数”为10200,而“使用APP学生总数”仅为5;另一所名为“梅林中学”的学校数据显示,该校“有效学生数”为1410,“使用APP学生总数”则为0。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也记者注意到,在“孝信智云教育”后台管理系统“消息流方式”一项中,泛爱众工作人员展示的几个页面中显示的学校均选择了“短信优先”,即这些学校进行信息发布可以通过“孝信智”的学校端向家长或学生的手机发送短信,家长端(学生端)不通过APP也可以接收短信。

丁文广拒绝了记者查看使用APP学校的名单。但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公告数据与实际使用数据有些差异。

11月8日~11月9日,记者分别走访了普宁市的云落中学、普宁一中、下架山中学、大长陇中学等。这些学校均被普宁市教育局官网公布曾接受泛爱众公司的“家校互动微平台培训”。

学生及家长方面,在记者接触的7所学校的学生中,记者共随机采访了约60名,除了下架山中学有两名初三学生表示“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听过类似软件”外,其余学生均表示没有接触过这款名为“孝信智云教育”的APP。

学校方面,云落中学的一位校长以及普宁一中的两位老师向记者明确表示,学校没有使用这款APP,“已经用教育经费购买了这个服务,但是还没开始用,还是用原先的电话短信方式与家长沟通。”云落中学的一名负责人说,但其没有透露服务费用及与泛爱众合作协议的事情。

据普宁市多所学校包括级长、班主任在内的多名人士介绍,在“孝信智云教育”进入校园时,上级曾要求班主任提供班级内学生家长联系方式,交由该平台负责录入数据,由平台授权班主任与班级学生家长取得联系。

丁文广的解释印证了上述说法,他称,前述所谓“有效学生数”,即泛爱众根据签订合同的学校提供的学生家长联系方式,后台录入的人数。

家校互动成教师活动通知平台

收购公告宣称,“孝信智云教育”平台主要服务功能包括:基础数据导入与管理。按照学校提供的资料导入平台;实现短信和微信接口对接,支持文字短信、图文和语言消息;实现家长登录咨询,与老师形成互动;实现老师与老师之间、老师与家长之间的短信、微信沟通互动等。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中,不少学校在对“孝信智云教育”的使用上,仅局限于“群发短信”的功能,且群发短信集中在学校内部教师之间的工作安排。

以赤岗中学为例,该校一名相关负责人打开电脑向记者展示了网页版的“孝信智”编辑页面,记者看到网页中显示有“家校互动、校园管理、数字校园、孝信课堂、教育应用”等栏目,且有“发短信、导成绩、写记事、查考勤”等功能。

“我们现在就用这个群发短信等功能,别的功能完全没用,因为家长层面几乎没有参与互动。”该负责人坦言,其他签到、成绩单、课件下载等功能均没有使用。

当记者问及为何不用其他功能,赤岗中学相关负责人表示,APP强调互动,而家长和学生几乎没有用这个APP的,因此推广效果不佳,此外,记者还以市场调查人员身份与下架山中学3名教师接触,其中包括年级级长及普通科任教师。“(发短信)对学生的比较少,基本上一个学期有两三条吧,主要是老师和老师之间,年级和年级之间交流。这个平台大概是从前年底开始用的。”该中学一名科任老师说。

在记者走访的中学中,有权限给学生家长发布短息的班主任多以“台风停课通知”为例,称只有遇到类似情况,才需要使用“孝信智云教育”平台群发短信联系家长,“但即使发了短信,还是要逐个打电话通知,因为那短信不是通过我手机号码发出去的,家长无法回复,回复了我也收不到。”占陇镇一中学初三班主任告诉记者。

上述班主任表示,“家校互动”是个很好的理念,“我也想把这个平台利用好,加强和家长的沟通,但家长现在只接收短信,并没有形成互动。”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