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灵:僵尸企业不能出清是大障碍 应推进破产法

2016-06-16 11:2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吴晓灵:僵尸企业不能出清是大障碍 应推进破产法

5月29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为支持单位的2016第五届金融街论坛在北京召开。主论坛以“新机遇、新金融、新发展”为主题,包括一行三会等金融管理部门领导、海内外金融领域致命学者、金融机构负责人等金融业各界人士,将就“宏观经济形势与金融业改革创新”、“金融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金融服务一带一路”“金融服务供给侧改革”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表示,淘汰落后产能与鼓励创新发展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战略措施,简政放权的商事改革与清除“僵尸企业”是促进企业新陈代谢的政策措施,而这些措施要达到预期的效果,必须遵循市场规律,在法制的轨道上运行。

她提出,当前“僵尸企业”不能市场出清,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重大障碍。

吴晓灵说要提高认识,加强对《企业破产法》实施。依法实行企业破产重整和破产清算,能够培育社会法制理念划清政府和企业的关系,让企业市场运行。

以下为文字实录:

谢谢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我正好接着吴老师刚才的演讲,他谈到了要用市场化的方式来提高供给侧改革,供给的效率,我讲的题目就是依法实现市场出清,促进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实际上就是要通过市场的生生死死新陈代谢,让我们的经济富有活力。 淘汰落后的产能与鼓励创新发展,是中国经济结构的战略措施,简政放权的改革,与清除僵尸企业是促进企业新陈代谢的政策措施,而这些措施,要达到预期的要求,必须遵循市场规律,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行。

我想讲第一个问题,僵尸企业不能市场出清是中国经济结构的重大障碍,优胜劣汰是市场经济发展的活力源泉,而产品没有竞争力,财务不可持续,资不抵债的僵尸企业,不能持续有限市场退出,是对市场资源极大的浪费,扭曲信用体系,积累金融风险,僵尸企业为什么可以存续下去,一是不恰当的政绩考核和维稳的责任压力,促使政府尽力从资金上维持一些僵尸企业的生存,我们的地方政府不断的受到了GDP五的增长的压力,尽管我们现在说,不以GDP论应用但英雄,前几年刚刚看到了GDP全国的排行,而且在评论谁是第一,谁在殿后,我想这种GDP增长的大排行对地方政府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当一些僵尸企业退出的时候,又会面临着职工下岗的问题,有很多人,不理解在市场经济当中的这种就业,与再就业的循环往复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过程。在民营企业当中,下岗还是容易接受的事情,但是在国有企业当中,人数众多,而他们下岗,政府是破费心思,因而在业绩考核,在维稳压力之下,地方政府采取一些措施,从资金上给予补贴。

二是不当的业绩考核,和责任的追究,又使银行不断的让一些僵尸企业靠输血维持,我们的银行,有利润的考核,而不良资产的化解和冲销本身对利润是一种侵蚀,而且在我们的贷款方面,不光是说,你尽责免责,而是很多事情要终身追责,在这样的利润指标,和责任追究之下,很多的银行,就想到了让一个企业能维持多久,就维持多久,于是给这些不断给这些企业有财政的补贴,有信贷的书学,就是这些企业,构建残喘的制度环境。

三是现行且破产制度不健全,中保障制度不完善,生产要素市场发展滞后,各项政策措施不配套,致使政府企业银行、法院、对僵尸企业市场出清望而生畏,对企业依法破产,或依法重整更是很少问津,我们的破产企业法是2006年开始实施的,在此之前,每年可能有大约4千多户的企业会依法破产,但是破产法公布之后,在2014年只有两千多家依法破产,只占市场出清企业的0.4%。为什么这么多的企业不肯走依法破产之路呢?我想这里面,有很多的法律和制度方面的原因,打通企业的退出通道,是中国经济增长国立的安排,也是中国经济成熟的表现,一个市场当中,企业能够生生死死,不断循环,就是这个企业活力的表表现,也是这个社会成熟的表现。

我想第二个问题,是提高认识加强对企业破产法实施,我们的企业破产法之所以不能够有效的实施除了法律和政策上的不配套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思想认识上的原因,我们应该从认识上提高对破产法的认识,首先,我们应该看到,契约精神和对财产权利的保护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基石,破产就是契约的依法终结,破产是什么?破产是把所有的以往的合同,债权债务合同,全部一次性了解,打扫战场,重新开始。现在,企业破产制度,既是对债权人的权利的保护,也是对债务人最基本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保护,破产在中国文化当中是一张不光彩的事情是大家不愿意接受的事情在以往的人类历史上,债权债务关系,在努力社会是卖身为奴,以身地债务在风险社会是父债子还,时代要偿还过去的债务而现代企业制度,最大的进步就是对所有的债务要给一个了解,在了解的时候,要保障债务人的基本的人身权利,当我们能够保障一个债务人的基本人身权利的时候,就给了这个债务人再次重申的机会,也给了债务人努力来配合债权人使债权人的利益最大化的一次机会。 现代破产制度,引入了破产重整程序,而且在现代破产制度引入了破产重整程序,在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同时,力求让债务人资产财产价值最大化,是在更深层次上,保护了债权人的利益,如果一个债务人,他的财产能够最大化,那么清算的时候,债权人的利益也能够得到保护,如果我们的真正尊重债务人,债务人的信息比债权人的信息更全的,就可以更好的来配合债权人是得债权清理的时候价值最大化。执行破产法对企业实现依法重整或者清算是且有神烈烈的保障,是提高社会资源的使用效率的保障也是提高对企业家失败的容忍度,鼓励企业家失措创新的精神的保障。 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一创业就是永远正确的动有一个失措的过程,如果给了企业失措的过程,有了这样一个容忍度,那么就可以鼓励企业的创新。现在,浙江省山东省地方政府,还有社会上其他的一些地方政府,都已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方向上在探索着处理僵尸企业,上做作出了有意的探索,依法实行企业破产重整和破产清算,能够培育社会法治理念,划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让社会经济在法治的轨道进行。

第三,我们要完善,破产法律制度的各项配套措施,依法促进市场出清,首先,我们要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不缺位,不越位,器僵尸,要按照商业化原则来判断,企业是否有生存的能力,政府的主要职责,建立恰当的激励机制,创造相关利益方探讨的必要的条件,设立谈判的协调机制,而不是具体决定重组和谈判的结果。因为,企业的重整在我们现在法律还不够完善,配套制度还不够健全的情况下,确实会面临很多的问题,有的时候,行政决策看起来,好象效率比较高,但是这种决策实际上破坏了市场自我修复的机制,长远来说是不利的因而地方政府更多为企业市场出清,依法市场出清创造一个良好的谈判条件,判断环境和重组的环境而不是自己亲自下场去比赛。 在本次大会上提供了一个研究报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和政法大学破产研究中心我们做了一个报告,这个上面,介绍了现在一些政府成熟的做法。 要积极引入愈重整制度,将政府协调机制,规范化,并富裕与重整一定的法律效力,与重整和重组都是在执行破产程序当中比较简练,低成本的高效率的办法,但是,我们现在在法律当中,没有很好的运用,现在地方政府也在做这方面的事情,希望把这些机制,法制化,制度化。 建议在巡回法院或部分省市高院,设立破产金融审判庭,专破产与金融案件,因为金融破产都是比较复杂的事情,有专业的法庭做的话,效率会更高,建立设立破产管理局,作为司法部代管的推动破产法有效的实施和进一步完善,管理破产方面的行政实务,因为破产制度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有法律上的完善,有制度上的完善问题,还有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一些事情,光靠地方政府来做,其实不数该给一个国家专门的破产管理局来做。 建议,改革破产管理人遴选制度和激励机制,现在的破产管理人主要由法院随机的任命和监督,主要是中介机构,但是应该说,提高效率来看,应该让债权人会议来遴选管理机构比较好,而且我们也希望,管理机构能够更专业化一些,不但有会计和律师,更应该有金融业的认识和企业界的认识对企业更加了解,我们改进发运对破产案件的考核机制,案件的一年审结多少案件来考核法院,而破产法往往要时间比较长,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十几年,这样的破产案件,如果按照案件的件数来考核的话,是法院不愿意受理破产案件非常重要的原因,应该改良这种考核机制。

责任编辑:傅昱佳(QF0007)

猜你喜欢